明理苑 > 知艺星空 > 作品欣赏 >

街头艺术家JR的摄影涂鸦:城市变迁的速度比人老得还快

时间:2014-06-07 23:50


2008年,JR在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中涂鸦系列作品《女性即英雄》。在这组作品中,他拍摄利比亚、南苏丹和肯尼亚的妇女肖像,以此对这些生活在战火纷飞地区的女性表达敬意。

2014年5月的上海,新天地的街头停着一辆绘满波点的照相卡车,车前排着长队。只要你愿意,就可以进入车内为自己拍摄一张特别的照片。面对照相机坐下,在电脑上填写完电子邮件地址,照相机就开始倒计时,你有十秒钟时间摆出中意的动作和表情。两分钟以后,一张A0尺寸(841×1189毫米)的肖像照片就从照相车侧面的窗后缓缓吐出。

被拍摄者把自己的照片一张接一张地贴在地面和建筑物的墙上。近看每个人神态各异,远观不同人物的照片却又像一个个抽象而又别致的波点。

这个移动照相馆属于法国青年艺术家JR的“Close-Up(特写)”项目,从2014年5月7日延续至7月7日,它和它制造的大幅照片还会出现在上海的四五个不同地点。问JR这样的照片要贴多少张,会贴多大面积,他耸耸肩:我也不知道。

建筑的皱纹

“重点并不在于照片的质量如何,而在于人与人之间有一个更好的互动。无论在博物馆还是在大街上,我都希望大家的照片和故事为人所知。”JR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紧身的黑色衣裤、黑色礼帽、从不拿下的墨镜,JR的这一身打扮更像一个在街头蹦蹦跳跳的嘻哈歌手。在5月16日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JR个展的开幕式上,主持人遍寻不着艺术家,原来JR正忙着和簇拥在身边的粉丝们一一自拍合影。

JR自称是“海报张贴员”和“艺术界的恐怖分子”,他的标志性作品是“摄影涂鸦”——在街头张贴巨幅黑白照片。早在四年前的世博会期间,上海市民就已经见识了JR。他在街头任意挑选了18个上海老人,他们向JR讲述自己的故事,他们的肖像被醒目地张贴在市区各处的棚户区、水塔和正在拆迁的建筑墙壁上,他们的表情或悲伤,或欢乐,或紧闭双眼,或凝视远方,建筑的皱纹和老人们饱经沧桑的面容重叠在了一起。

这组作品名为《城市的皱纹》,除了在上海,也先后出现在西班牙卡塔赫纳、洛杉矶、哈瓦那和柏林,这些城市都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着剧烈的变化。JR将焦点对准80岁以上的老人,采访了解他们亲眼目睹的城市变化,并将他们的肖像贴在老旧的墙上。“这些老人是城市活着的记忆,现代城市变迁的速度往往比老人们的年华流逝得更快。过去的每一天都刻在城市的建筑与街道上,也刻在老人们的眉目之间。”

JR的特别之处在于将作品置于室外,经过日晒雨淋,日益破损陈旧,最后消失在城市之中,“我非常喜欢这些照片经过风雨吹打之后的样子。”他说。但是,JR在洛杉矶却遭遇到阻力,那里的人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姓名,也不愿意让自己显得不年轻,所以这个项目并不是在每个城市都可以顺利完成。

以色列司机和巴勒斯坦司机都是司机

JR是艺术家姓名的两个首字母——街头创作需要匿名。有着突尼斯和东欧血统的少年JR喜欢涂鸦,把城市当作画布,到处写下自己的名字。有一天,他在地铁里买到一台廉价照相机,开始记录他的朋友们在街头涂鸦的冒险经历,并将打印出来的照片和朋友们分享。17岁时,JR到处张贴这些照片:“城市是我想象中最棒的画廊,我不需要制作成画册给画廊看,让他们评判我作品的好坏。我会把我的作品直接在街上向公众展示。我用颜料将照片裱起来,这样就不会让人觉得是广告,当我把照片取走之后,框还留在墙上。”

2004年,JR在巴黎郊区拍下一张照片:一个手拿摄像机的黑人青年做出端着枪的动作,表情严肃凝重。这张照片仿佛是一种预言,一年后,照片拍摄地发生了激烈的暴乱,这张照片因此成为全球媒体瞩目的焦点。

“我愿意将艺术带到那些它最不可能滋长的地方,与各种各样的社区和人群合作,创造巨大的引人瞩目的作品。我对在局势紧张的地区进行创作尤其有兴趣,比如中东或巴西,这些地区通常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但媒体提供的信息常常是经过歪曲或过分简单化的。我希望我的作品提供对时局的另一种解读。”

2007年,JR前往中东,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隔离区拍摄了系列作品《面对面》。他近距离地拍摄同一职业的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农民、教师、出租车司机……让他们对着镜头做鬼脸。在八个城市,这些大幅肖像成对地排列在一起,贴在巴以隔离墙的两边,既在以色列城市,也在巴勒斯坦城市。

人们关心地问JR:我的照片会有多大?JR回答:会像你的家一样大。张贴这些照片时,当地人非常好奇,经常会问他:这是干什么?这些人是谁?因为他们看不到任何信息,只看到一张张脸。有趣的是,当JR贴出司机照片的时候,当地人很难区分其中哪个是以色列人、哪个是巴勒斯坦人。这组照片中最出名的是张贴在伯利恒地区的一幅三联像,三个瞪大眼睛的男人分别是犹太教祭司、基督教牧师和伊斯兰教长,他们都作出极富戏剧性的表情。超越隔膜是JR对现实的渴望:“这个项目的目的就是通过展示结合了艺术和欢笑的照片,来消除藩篱和偏见。”

“JR以一种近到可以感受到拍摄对象呼吸的距离,把镜头对准巴黎郊区、里约贫民窟、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交界区,以及上海拆迁的住宅区里的普通人。把这些普通人的表情和头像以巨幅海报的形式还给他们赖以生存的空间。”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龚彦说,“这些普通人成为了城市的入侵者、艺术家的替身,也成为了作品本身。JR其实并不需要一个美术馆来展示他的作品,城市空间、断垣残壁才是他需要的活的语法和活的美术馆。”

2011年,JR受TED论坛邀请,在加州作了名为“艺术改变世界”的演讲,讲述了从街头涂鸦开始的艺术经历。在获得了10万美元的艺术项目资助之后,JR开展了名为“颠覆世界”的移动照相馆项目。人们可以通过照相机和大型打印机,拍摄和打印他们的肖像,集中张贴在城市地标的街道上,分享他们的肖像和他们想向全世界传达的理念,这个项目在上海实施时更名为“万像人间”。“颠覆世界”的网站上现在已经拥有来自108个国家的超过20万张肖像,他们的宣言则探讨了希望、族群问题、性别暴力、气候变化等话题。JR在世界各地的探险仍在继续。


来源:南方周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美国路易斯安那的“都柏林人”——观美剧《真探》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