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理苑 > 知艺星空 > 艺术人生 >

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江南的书

时间:2016-12-16 12:38

 从2000年写《涿鹿》算起,江南已经写了快十五年的小说了,作品字数超过六百万字,出版了大概二十多种著作,赚到了我们绝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的钱,绝对堪称成功作家。
江南的的创作历程,可以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他尚在美国留学的时候(江南于2005年回国)。这一阶段,他写了《涿鹿》、《天王本生》、《此间的少年》、《光明皇帝》这几部长篇,以及很多中短篇,他靠着《此间的少年》和在《今古传奇武侠版》上发表的武侠小说挣来了一些名气和稿费,《一千零一夜之死神》还为他赢得了“新言情主义掌门人”的称号。但放在整个图书市场上,他仍然只是个小角色。这个阶段的江南,会在论坛里跟人拍砖斗嘴,会在论坛里和朋友版聊刷屏,会小心翼翼地放出自己的作品请大家试阅,会很诚恳地向读者解释自己的作品为什么要这样写,也会像个段子手一样写出《拍砖十二流》、《武林情圣成名指南》之类在网上广泛流传的爆笑作品。
总之那个时候的江南可以算作尚未成名——例如跟已经凭借《悟空传》大红大紫的今何在相比,他当时确实没啥名气。有人经常拿《悟空传》和《此间的少年》相提并论,但其实《悟空传》比《此间的少年》出名早得多,名气也要高出很大一截。在其他人看来,那个时候的江南,无非是一个文笔比较好、写过一些在网上小范围内流传的文章的普通人而已,估计他自己也这么认为,不信你去翻他的散文随笔,最生活化、最接地气的文章,基本上都是这个阶段写的。
有些人并没有受过系统的写作训练,却拥有与生俱来的强大的对文字的领悟和掌控能力,字里行间都可以看出其超凡的灵气,江南无疑就是这类人。他在这一阶段那些作品,虽然技巧上还有不成熟的地方,还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缺点,但已经可以看到其间迸发出的天才光芒,更重要的是这些作品已经拥有了一些能够直抵他人内心的元素,所以《涿鹿》、《天王本生》、《此间的少年》、《光明皇帝》这些作品直到今天仍然有众多的读者念念不忘。
任何一个成功的作者,大都经历了从“写自己想写的作品”到“写别人想看的作品”的蜕变,这个阶段的江南无疑还完全处在第一个阶段,他用文字构筑的,都是自己感兴趣的世界,这些世界或神奇、或华丽、或清新、或浪漫,再凭借自己天才的想象力和出众的文笔,让不少读者被其吸引。而江南本人,也初步显示出了自己成为畅销书作者的潜质。
2.
江南在通向作家首富之路上的第二个阶段,开始于他回国创业,加入九州团队。这个阶段他写了几乎所有的九州题材小说《蝴蝶风暴》、《荆棘王座》以及可能是他到目前为止结构最完美的长篇小说《上海堡垒》(这一点下文我会解释)。
关于九州的话题估计写上几万字也打不住,所以我在这里就不展开了。简单说吧,尽管九州当时的声势很大,但实际上这个团队从来就没有在图书市场上取得过太大的成功,就算是卖得最好的《缥缈录》六册加起来的销量,跟市场上真正的畅销书比起来,只有被以各种姿势吊打的份。
九州从兴起到衰落,也有好几年的时间,却一直都没有实现起初的设想:构筑一个东方式的幻想世界,说来令人惋惜,也让人失落。
而很显然的,江南的志向也并不在九州,作为一个曾经的九州粉,我很早便发现江南和其它天神有一个很大的不同,那就是他并不热心于“许多人构建一个世界”这种宏伟工程,他只想写自己想写的——其实《缥缈录》本来就不是九州体系下的产物,它的原名本来就叫《九州》。所以他虽然写了上百万字的九州小说,可是这些小说就算拿掉九州背景依然没有大碍,他始终是一个很个人的作者,他的作品里从来不会引入别的九州人物和情节。后来九州分崩离析,我却几乎从来没有看到江南流露出惋惜的意思——当然,那个时候他已经找到了另一条更有前途和钱途的写作之路。
《缥缈录》是一部很有野心的作品,江南大概是真的想把它写成一部史诗。如果缥缈录能够完全写成他心目中的那个样子,倒也确实称得上是一部史诗大作,只是缥缈录后来因为作者写得太嗨,各种旁逸斜出的情节和人物太多,导致字数已经完全失控——这是江南小说的通病——加之市场前景又不怎么看好,所以江南果断弃坑,虽然读者无不为此义奋填膺,但站在作者的立场,我还是很能理解他。
《蝴蝶风暴》、《荆棘王座》和《上海堡垒》可以算是江南在写作九州小说期间的余兴之作,三部小说的情节和类型相差甚远,但质量倒是比较整齐,都在作者的水准之上,江南对此也很自得,说过我在不同类型的小说上都取得过成功云云。
从市场反应来看,这三部小说倒也不算十分成功,《蝴蝶风暴》和《荆棘王座》还成了坑,不知还有没有填上的希望。但是《上海堡垒》确实是江南迄今为止结构最为完美的小说,江南很难得地把情节和字数控制在了一个比较恰当的范围内(其实这篇小说本来是打算四万字写完的,现在已经是他字数爆棚的结果了),情节的起承转合也设置得很科学,体现出了一个成熟作者对小说应有的掌控力,该有高潮的地方有高潮,该有转折的地方有转折,这种“大背景下的小人物爱情故事”模式也被运用得炉火纯青,所以《上海堡垒》一经推出,便好评如潮,受到的欢迎估计连江南本人也始料未及,算是无心插柳的结果。

      江南北上创办《九州志》后,起初也是有野心的,从《九州志》第一季的精雕细琢便可以看出来。不过从第三季开始,他慢慢发现这条路的前途不够光明,于是他开始在写作道路上转变方向。

  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龙族》火遍全国,一部书能收到千万级别的版税,江南本人也荣登作家富豪榜榜首,从此完成了从小众作家向大众作家的转型,真正功成名就。
3.
在我看来,江南的成功既有偶然,也有必然。
说偶然,是因为江南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他在合适的时间(面向中小学生的优秀幻想小说相对匮乏),遇到了一个合适的平台(知音集团的强大宣传和渠道能力),又找到了一个合适的题材(一个极具代入感和热血气质的故事),以上要素缺了任何一样,江南都很难取得今天的成就。
说必然,是因为江南确实是一个既聪明又勤奋的人,经常了这么多年的职业写作,他已经有能力对读者的心理作比较准确地把握,知道目标读者喜欢什么样的作品,同时他又在不停的写作,几乎每年都有新作问世,通过不断打磨自己的写作技巧,加之在流行小说界称得上不错的文笔和出色的调动读者情绪的能力,《龙族》的横空出世并迅速成功便是可以理解的了。


来源:知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渡边淳一:我不推崇精神上的爱 最重要的是肉体爱 下一篇:从“废柴男”到“畅销王”——东野圭吾